资本带来的改变,无非是把踏实的摸索和积累变成了简单粗暴的炒CP、卖人设、上热搜,拼凑起一个又一个俊美又空洞的艺人,接着最大化榨取他身上的全部价值。而流水线上走出的艺人,带着千篇一律的骚气面庞,缺少了汗水与时光雕琢的骨肉魂灵,最终在娘炮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

到了明清年间,关于男性外貌阴柔美的描述依然屡见不鲜:冯梦龙的《醒世恒言》中将杨延和的长相描述为“肌如雪晕,唇若朱涂,一个脸儿,恰像羊脂白玉碾成的”。蒲松龄在《聊斋志异》里,也把理想中的帅哥写为“风采过于姝丽”、“美如好女”和“美如冠玉”。